歡迎光臨銀川新聞網!
新聞監督(舉報) 0951-5921733

當前所在位置: 冠達快運>專題中心>專題庫>2020專題庫>學好用好民法典專欄

中國《民法典》的實踐特色

時間:2020-08-11 09:24:46來源:銀川新聞網
分享到: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民法典》是“一部具有鮮明中國特色、實踐特色、時代特色的民法典。”這三個特色相輔相成,共同構成《民法典》的底調和基色。《民法典》堪稱“社會生活的百科全書”,是所有法律中最具有生活品格的法律,“實踐特色”的提煉,充分體現了《民法典》的這一特徵。《民法典》的編纂立足中國國情和中國實踐,以現行民事單行法為基礎,全面迴應了我國社會實踐、法治實踐和司法實踐的要求,具有強烈的實踐特色。《民法典》是新時代我國社會主義法治建設的重大成果,也是我國法制史上的一個重要里程碑。

  《民法典》是民事活動的重要準則

  《民法典》堅持以人民為中心,保障人民權益實現和發展,為民事主體從事民事活動提供了明晰的、共同的規則。民事主體可以依據《民法典》的規定,準確判斷自己從事一定行為或不從事一定法律行為的法律效果,從而決定是否從事民事活動。

  經濟活動。《民法典》是市場經濟的基本法,它為民事主體從事經濟活動提供了鉅細無遺的規則。在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不斷髮展壯大的今天,社會分工日益細密,社會領域逐漸分化,民事主體通過市場交易可以獲得全部生活資源,滿足自己美好生活的需要。《民法典》合同編為市場活動提供了從合同成立到終止的交易規則,明確了合同當事人之間的合同如何成立、合同是否發生法律效力、合同應如何履行、對方違約時如何救濟自己的權利等重要問題。物權編規定了在市場交易中,民事主體如何取得所有權、建設用地使用權等用益物權、抵押權等擔保物權,確認了物的歸屬關係和物的利用關係。侵權責任編界定了市場主體合法經營的邊界,如產品侵權責任、污染環境和破壞生態侵權等制度和規則,既促進了市場主體自由競爭,又保護了他人的合法權益。民事主體還可以按照《民法典》,通過登記成立合夥企業、公司等,以組織體的方式參與市場競爭,從而拓展其市場活動的廣度和深度。

  社會活動。《民法典》調整的一個重要領域是民事主體的社會活動。在繼受我國民事單行法的基礎上,它迴應了社會關切的熱點問題,新增了諸多規則。合同編針對實踐中高鐵和飛機中的“佔座”“霸座”亂象,專門規定“旅客應當按照有效客票記載的時間、班次和座位號乘坐”,旅客不按照座位號乘坐交通工具的,構成違約行為,運輸企業有權阻止,造成損害的,旅客還應承擔違約責任。對民間借貸中的各種高利亂象,它明確規定“禁止高利放貸,借款的利率不得違反國家有關規定”,有助於建構和諧的民間借貸秩序,遏制高利貸和套路貸。侵權責任編針對實踐中頻發的高空拋物現象,要求物業服務企業等建築物管理人採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防止損失,否則物業企業將承擔侵權責任。人格權編的諸多規範遏制了實踐中頻發的個人信息安全無法保障的亂局。此外,《民法典》還規定了非營利法人、無因管理等制度,鼓勵社會枝葉相扶、守望相助,如規定見義勇為的救助人對受助人造成的損害不承擔責任等。

  家庭活動。家庭作為社會的基本單元,是社會穩定的基礎,是《民法典》重點調整的內容。《民法典》結合我國家庭的現狀,凸顯了家庭穩定和諧的重要意義,以建構平等、和睦、文明的家庭關係為己任。首先,它要求家庭應當樹立優良家風,弘揚家庭美德,重視家庭文明建設。其次,在夫妻關係方面,它強調夫妻應當互相忠實,互相尊重,互相關愛;夫妻雙方法律地位平等,都有參加生產、工作、學習和社會活動的自由;夫妻有相互扶養的義務等。再次,在父母子女關係方面,它規定了父母對未成年子女負有撫養、教育和保護的義務以及成年子女對父母負有贍養、扶助和保護的義務。最後,它規定了家庭成員的範圍,為大家庭的和諧提供了規則資源。此外,為弘揚“德本善先”的傳統孝道文化,它規定喪偶兒媳對公婆、喪偶女婿對岳父母盡了主要贍養義務的,可作為第一順序繼承人。

  個體活動。培養自治和自律的民事主體是《民法典》的重要目標。《民法典》賦予了個人豐富的民事權利,並予以充分保障,為個人的成長和發展提供了充裕的法律空間。民事主體除享有各種財產權外,還享有多種人格權。《民法典》的重要成就之一是強化了對人格權的保護,尤其是個人隱私和個人信息的保護。對前者,它將其範圍擴大到包括“私人生活安寧和不願為他人知曉的私密空間、私密活動、私密信息”。對後者,它要求任何機構在收集、存儲、使用、加工、傳輸、提供、公開個人信息時,要遵循合法、正當、必要原則,不得過度處理,同時還必須滿足知情同意等要件。這既保障了個體的民事權利,又引導了互聯網企業的規範發展。

  《民法典》是司法裁判的基本依據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民法典是全面依法治國的重要制度載體”,其實施水平和效果,是“衡量各級黨和國家機關履行為人民服務宗旨的重要尺度“。《民法典》實現民事審判“同案同判,類案類判”,為民事司法裁判提供基本依據。

  《民法典》修改完善了相關聯的法律法規和司法解釋。在《民法典》之前,我國民事領域的立法採取按照民事領域制定單行法的方式。如合同領域的《合同法》、物權領域的《物權法》、婚姻家庭領域的《婚姻法》《繼承法》和《收養法》。這些法律制定於不同時期,規則之間存在不一致之處。此外,我國民事單行法大多誕生於改革時期,立法思路是“成熟一個,制定一個”,條文的細密度不夠。為準確適用法律,最高人民法院還頒佈了眾多民事領域的司法解釋。這些司法解釋相互之間以及它們和民事單行法之間同樣存在不一致之處。《民法典》有機整合了民事單行法,並納入了司法解釋中被證明行之有效的規則,消除了法律和法律、法律和司法解釋之間的不一致之處。這無疑有利於司法裁判標準的統一。

  《民法典》新增了很多裁判規則。近年來,我國社會、經濟、文化和生態領域急劇變化,新型交易活動和社會活動層出不窮,民事單行法已難以適應裁判需求。《民法典》專門增設了迴應社會法律需求的規則。如增加了性騷擾規則,規定行為人違揹他人意願,以言語、文字、圖像、肢體行為等方式對他人實施性騷擾的,應承擔民事責任;規定了“好意同乘”時的責任分配:自然人之間因為無償搭乘遭受損害,除機動車使用人有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的,其賠償責任應當減輕。它們為實踐中已出現的這些訴訟提供了裁判依據,有助於統一法院的裁判標準,實現法律提供行為預期的功能,提高辦案質量和司法公信力。

  《民法典》的強大體系效益可以保障公正司法。《民法典》共7編、1260條,它規範各類民事主體的各種人身關係和財產關係。這些法律條文是一個有機的整體,相互之間存在補強、排除、競存等多種關係。如對一個離婚協議的訴訟,既涉及婚姻家庭編的規範,又涉及合同編、物權編的規範。在法院運用《民法典》裁判時,這些規則會產生“規則合力”,對法官形成強烈的約束,並將法官的自由裁量權壓縮到最小空間,從而有助於實現公正司法,促進司法平等。

  此外,《民法典》確認了習慣可以作為裁判依據。習慣包括地方習慣和行業習慣。這意味着國家尊重文化傳統、尊重社會創新,將它作為裁判依據不僅符合大眾的行為預期,而且可強化當事人對判決公正性的監督,同樣可促進公正司法。

  《民法典》是依法行政的重要標尺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以保證民法典有效實施為重要抓手推進法治政府建設,把民法典作為行政決策、行政管理、行政監督的重要標尺。”這表明,《民法典》是依法行政的重要標尺,國家機關在行使公權力時必須遵循《民法典》。

  國家機關應尊重《民法典》確立的民事權利。《民法典》開篇即表明其最重要的宗旨是“為了保護民事主體的合法權益”,同時,它將私權保障原則作為基本原則。此外,它還專門設置了保護民事權利的具體條文。這些有關民事權利的規定不僅約束其他民事主體,也約束國家機關。它為國家機關履行職責時劃定了合法性邊界,國家機關不得侵害民事權利。《民法典》的一些規定還明確對國家機關的履責行為提出了要求。如規定只有在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依照法律規定的權限和程序才能徵收、徵用不動產或者動產,而且應當給予公平、合理的補償;國家機關在依法履職時,只有在必要範圍內才能製作、使用、公開肖像權人的肖像;國家機關、承擔行政職能的法定機構及其工作人員對於履行職責過程中知悉的自然人的隱私和個人信息,應承擔保密義務。依據這些規定,對民事主體享有的民事權利,國家機關除非有明確的法律依據,否則都不得干預。這就有效地遏制了公權力的濫用,把權力關進了制度的籠子裏。

  國家機關應積極保護民事權利。《民法典》最重要的功能是確認和保障民事權利,它本身就是落實國家人權保障義務的重大成果。《民法典》實施後,民事權利的保障任務主要由行政機關和司法機關落實。首先,行政機關應注重保障民事權利的實現、預防和阻止民事權利被侵害。如在財產權領域,《民法典》規定不動產物權的移轉應以登記為生效條件,登記機關應為當事人提供相關登記。此外,在未成年人沒有法定監護人或者法定監護人不具有監護能力時,民政部門應承擔兜底監護責任。其次,司法機關應提供有效的訴訟救濟,這是民事權利受損時最常見的救濟方式,司法公正對民事權利的保障具有決定性影響。最後,國家機關侵害民事權利時,應依法承擔國家賠償責任或侵權責任。

  “徒法不足自行”。《民法典》突出的實踐品格,意味着它只能通過實踐才能獲得生命力,才能發揮預期的理想效果。行政機關依法行政、司法機關公正司法和民事主體信仰民法典,是《民法典》實施的力量源泉。

  (作者:中國社科院法學研究所民法研究室主任、中國法學會民法學研究會副會長)

【冠達快運】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面

網站簡介|版權聲明|聯繫我們|工作郵箱|手機版| 總訪問量:0

Copyright © 2007-2019 www.yce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4120170002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寧)字第056號

新聞出版總署互聯網出版許可證:新出網證(寧)010號 寧公網安備 64010402000216號

ICP許可證號:寧ICP備12000087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