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銀川新聞網!
新聞監督(舉報) 0951-5921733

當前所在位置: 冠達快運>專題中心>專題庫>2020專題庫>學好用好民法典專欄

結婚之前
哪些是共同財產?隱瞞疾病怎麼辦?這些知識點要了解

時間:2020-09-02 10:13:43來源:銀川新聞網
分享到:

  家庭是社會的細胞。婚姻家庭關係和諧與否,一頭連着家庭的幸福感,一頭連着社會的安定團結。

  婚姻中有過錯方,是否應該“淨身出户”?離婚後孩子的撫養權歸屬、財產分割如何分配?對方婚前隱瞞病情怎麼辦……這些婚姻家庭的“煩心事”,聽聽民法典怎麼解答。

  提倡現代家庭文明建設

  民法典婚姻家庭編共79條,以《婚姻法》《收養法》為基礎,結合司法實踐經驗和現實發展情況,吸收了相關司法解釋,注重婚姻家庭關係的人倫本質,迴應人民羣眾對婚姻家庭和諧幸福的根本利益需求。

  “家庭是社會的細胞,家庭的前途命運同國家和民族的前途命運緊密相連。”在興慶區人民法院家事審判庭法官丁秀琴關於“家風”的論文中,她這樣提到,伴隨着離婚數量的增長,出現了大量的社會問題,如未成年人教育與撫養、婦女權益維護、老人贍養、殘疾人保護等問題,給社會帶來了非常大的影響和衝擊。表現最為突出就是因家庭糾紛引發的民轉刑案件的增加。

  “家風被寫入民法典,這是一種價值牽引。是通過法律的形式,讓全社會重視這一問題,併為之努力。短期內可能看不到明顯的成效,但相信,未來它所發揮的力量不可小覷。”丁秀琴説,民法典第一千零四十三條規定:家庭應當樹立優良家風,弘揚家庭美德,重視家庭文明建設。“本條的立法目的是要矯正偏失,提倡現代家庭文明建設,是民法典的一大亮點,也是一大熱點。”丁秀琴説。

  擴大離婚經濟補償請求權的適用範圍

  不久前,楊女士和前夫離婚了,由於兩人所有財產都屬於前夫婚前所有,楊女士婚後又辭去工作,在家相夫教子,兩人感情破裂後,楊女士主張前夫為其補償5萬元,被前夫拒絕後,楊女士訴至法庭。法院最終調解無果後,根據實際情況,作出前夫給楊女士3萬元的判決。

  對於這樣的判決,丁秀琴表示,其實現行《婚姻法》第四十條規定,夫妻書面約定婚姻關係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產歸各自所有,一方因撫養子女、照料老人、協助另一方工作等付出較多義務的,離婚時有權向另一方請求補償,另一方應當給予補償。

  另外,《婚姻法》第四十二條也明確規定:離婚時,如一方生活困難,另一方應從其住房等個人財產中給予適當幫助,具體辦法由雙方協議;協議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判決。

  丁秀琴告訴記者,與現行《婚姻法》相比,將要實施的民法典擴大了離婚經濟補償請求權的適用範圍,更能體現夫妻雙方之間的公平性。“民法典一方面刪除了以住房和個人財產為幫助形式的限制,拓展了幫助的方式方法,而另一方面又增加了提供經濟幫助的一方,應當有經濟負擔的能力,考慮到了雙方的利益。”丁秀琴説。

  擴展離婚損害賠償制度的適用範圍

  夫妻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如果有一方出軌或者存在其他過錯,是否意味着,過錯方就應該“淨身出户”?對於這樣的問題,經常有當事人向丁秀琴問起。

  “其實不管是現行《婚姻法》,還是民法典,法律中都沒有‘淨身出户’這一説法,這種説法只在文學作品中出現而已。”丁秀琴告訴記者,在現行《婚姻法》中,四種情形導致離婚的,無過錯方有權請求損害賠償:重婚的;配偶與他人同居的;實施家庭暴力的;虐待、遺棄家庭成員的。

  “民法典在現行法律的基礎上又增加了一條,就是其他重大過錯。新增的‘兜底’條款,擴展了離婚損害賠償制度的適用範圍,是對當下複雜多變的現實需求的迴應。”丁秀琴説。在審理一些離婚案件中,她經常會遇到丈夫或妻子因常年賭博,揮霍夫妻共同財產,損害夫妻和其他家庭成員利益。“這樣的情況,法院在判決的時候,法官根據經驗、情節等,會考慮給無過錯方一定的補償,但民法典將其明確規定後,就有法可依。”丁秀琴説。

  隱瞞重大疾病可撤銷婚姻強調伴侶的婚前告知義務

  來自福建泉州泉港的小紅(化名)與小明(化名)於2016年相識,雙方從2018年9月開始談戀愛。2019年1月,二人登記結婚。婚後,小紅髮現小明總是以各種理由拒絕與其同房。

  去年4月,小紅到泉港的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認為小明患有醫學上不應當結婚的疾病,在婚前未如實告知小紅,為了達到與其結婚的目的,在婚前採取隱瞞、欺騙等方式侵犯小紅的合法權益,且原被告婚前認識時間較短,缺乏深入瞭解,感情基礎薄弱,已無和好可能,遂要求離婚。

  案件審理過程中,承辦法官組織雙方進行調解,在釋明法律關係的基礎上,雙方自願離婚,並在返還彩禮等事項上達成一致。

  民法典第一千零五十三條規定:一方患有重大疾病的,應當在結婚登記前如實告知另一方;如不如實告知的,另一方可以向人民法院請求撤銷婚姻。

  丁秀琴告訴記者,與《婚姻法》相比,民法典取消了將疾病作為禁止結婚情形的規定,將由此導致的無效婚姻改為可撤銷的婚姻,體現了法律對當事人結婚權利的保障和對當事人意願的尊重。同時,婚姻無效或者被撤銷的,無過錯方有權請求損害賠償。這一規定強調了伴侶的婚前告知義務,有利於保障另一方的知情權,防止因隱瞞疾病導致婚後病發,給另一方帶來過重的扶養義務,以及防止騙婚等道德風險的存在。

  繼承權和居住權剝離將現實操作變為物權規定

  年輕人結婚,男女雙方常因要不要在房本上“加名字”而產生諸多家庭矛盾。如今民法典寫入居住權,將現實操作變為了物權規定,一方可以給另一方居住權,而不用讓出所有權,既對自己和家人有交代,也保障了配偶的居住權益。居住權的設立,使婚前財產房本加名字的問題有了新的選擇。此外,這也為再婚家庭,解決無房再婚配偶居住問題,提供了新的解決方式。

  記者採訪中瞭解到,實際上,關於“居住權”的操作一直都是存在的,據公證部門工作人員介紹,公證實務中常見的設定居住權的情形有幾種。第一種就是父母將房產贈送給子女或孫子。這時,雙方在申辦贈與合同公證時,可以在贈與合同中附加居住義務,即受贈人應保證贈與人對贈與房屋享有居住權。也就是子女要保證父母在房子中居住到去世。這樣有效地防止了贈與房產後,老人無家可歸、無房可住的局面發生。

  “我們碰到過黃昏戀半路夫妻,出現男方或女方,只有其中一方有房,另一方無房的情況,一般有房的一方,都會在遺產中註明將房產留給自己的子女。”丁秀琴説,有的老年人晚年婚戀之所以不受子女的認可,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涉及到房屋等大額財產的繼承問題。這種情況下,將繼承權和居住權剝離開就能解決很多問題。

  將居住權分離出來,在男女雙方離婚時,也可以保障其中一方,在一定時間段內的居住。如果一方沒有住房,無處可去,另一方可以在自己的房產上,為其設定一定期限的居住權,保障其住房需求。這樣一來,既可以給對方適當的幫助,又可以避免後續可能產生的財產糾紛。

  寫入夫妻家事代理權對雙方均產生法律效力

  李某與蘇某新婚燕爾,二人裝修新房,跟某家裝公司簽訂了全屋裝修合同。在設計裝修過程中,蘇某調整了裝修方案。根據合同約定,裝修費用上調了30%。結算費用時,李某以裝修方案調整未經其同意為由,不予認可該筆費用。

  法院認為,本案中,李某和蘇某為夫妻關係,對日常家事可以互相代理。蘇某調整裝修方案受益於家庭成員,屬於日常家事活動,蘇某的行為視為夫妻雙方共同意思表示,對雙方均產生法律效力。

  丁秀琴介紹,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條規定:夫妻一方因家庭日常生活需要而實施的民事法律行為,對夫妻雙方發生效力,但是夫妻一方與相對人另有約定的除外。

  家事代理權的適用範圍限於家庭日常生活。一般情況下,日常家事包括日常必要的一切家庭事務,如維持家庭共同生活的開支、撫育未成年子女的費用、家庭成員所需的醫療費用等。而處分不動產或其他有重大價值的財產、重大財產贈與、放棄夫妻共同債權等通常不屬於日常家事範疇。

  夫妻一方因家庭日常生活需要而實施的民事法律行為與相對人另有約定的,不適用家事代理的規定。

  夫妻共同財產範圍擴大投資收益為共同財產

  民法典婚姻家庭編第一千零六十二條規定:夫妻在婚姻關係存續期間所得的下列財產,為夫妻的共同財產,歸夫妻共同所有:

  1.工資、獎金和其他勞務報酬

  2.生產、經營、投資的收益

  3.知識產權的收益

  4.繼承或贈與所得的財產,但是本法第一千零六十三條第三項規定的除外

  5.其他應當歸共同所有的財產

  “民法典將勞務報酬和投資收益明確列為夫妻共同財產。”丁秀琴介紹,勞務報酬和工資、獎金性質類似,都是婚姻關係存續期間的勞動收入,而投資收益則複雜得多。投資收益既指夫妻一方利用共同財產進行投資所獲的收益,也包含一方利用個人財產在婚姻存續期間進行投資活動所獲得的收益。

  那麼,如何判定婚後或者婚前的投資收益呢?丁秀琴還通過舉例對此進行了説明。如:丈夫在婚前有個人現金50萬元。婚後,他用60萬元購買了某理財產品。離婚時,該理財產品的理財收益屬於共同財產將被分割,因為購買理財屬於投資活動。如果妻子在婚前有個人現金50萬元。婚後,她將50萬元存為銀行定期存款。離婚時,該定期存款的利息仍屬於妻子個人財產。因為利息屬於法定孳息,而個人財產的孳息仍屬於個人財產。

  另外,妻子在婚前買了一隻股票。婚後,她一直有買入賣出的操作。離婚時,該股票的收益屬於共同財產將被分割,因為買賣股票屬於投資活動。而丈夫在婚前買了一隻股票,然後轉頭就把這事給忘了,婚後也沒有任何買賣操作。離婚時,該股票的收益屬於個人財產,因為丈夫在婚後沒有對該股票進行過任何投資活動。

  記者 王輝 孫瑞亭

【冠達快運】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面

網站簡介|版權聲明|聯繫我們|工作郵箱|手機版| 總訪問量:0

Copyright © 2007-2019 www.yce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4120170002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寧)字第056號

新聞出版總署互聯網出版許可證:新出網證(寧)010號 寧公網安備 64010402000216號

ICP許可證號:寧ICP備12000087號